字號:

史鐵生的命運觀

2018年12月24日 來源:《三月風》2018年第12期

0a5fbef53c95973d076e78b2df166084.jpg

中國傳統的命運觀只不過是士大夫們的某種使命感,但是在史鐵生那里,人的命運是荒誕的,偶然的,沒有什么道理可講的,也不是什么歷史使命。

文_鄧曉芒

史鐵生21歲那一年,用他的話說是“活到最狂妄的年紀上,忽地就殘廢了雙腿”。他是被逼無奈想到命運的問題,他有一段話,“所謂命運,就是說,這一出‘人間戲劇’需要各種各樣的角色,你只能是其中之一,不可以隨意調換。寫過劇本的人知道,要讓一出戲劇吸引人,必要有矛盾,有人物間的沖突。矛盾和沖突的前提,是人物的性格、境遇各異,乃至天壤之異。上帝深諳此理,所以‘人間戲劇’精彩紛呈。”

這是古希臘哲學學派邏各斯派的命運觀,他們認為,上帝讓每一個人在世界大劇場里扮演自己的角色,所謂愿意的人命運領著走,不愿意的人命運拖著走,你反正得走,命運已經規定好了。古羅馬時代就流行著一句諺語,“人間是一個大劇場,每個人在里面扮演不同的角色”。

以我們今天的話來說這個觀點很消極。但是也不一定,一個人病到了史鐵生那樣的程度,宿命論可能就是他唯一的心靈救助。通常中國人也講,這是命,你得認命,你不可改變。既然不可改變,你抱怨什么呢?抱怨無濟于事,你只得忍受。

史鐵生說其實每時每刻我們都是幸運的,因為任何災難的面前都可能再加一個“更”字,我們會覺得自己更不幸運。他把命運、災難相對化了,你覺得難忍受,有人比你更難忍受。有人勸他拜佛,他不愿意,他認為懷著功利的目的拜佛是玷污了佛法,不應該認為命運欠你什么。

他說命運不受賄,但希望與你同在,這才是信仰的真諦。信仰的拯救是希望,就是仰望,希望來世。史鐵生說神只存在于你眺望他的那一刻,信仰就存在于這幾個詞里:仰望、眺望、希望。

寫作由此就成為了他的命運,自從坐上輪椅的那一刻,他的命運就只能是寫作。走上這條路頗為不易,這是一條務虛之路,也可以說叫超越之路,務虛就是超越。我們日常太務實了,現在需要有一段時間讓我們來想想務虛的問題,超越一切,包括物質利益,身體上的健康或是痛苦。

史鐵生的殘疾,使他看清人的命運的悲劇性、殘酷性、荒誕性。命運在你的寫作中成為了你作品的材料,這就是你的命運,這就是史鐵生所發現的一種嶄新的命運觀。

這個嶄新的命運觀已經有很多人在說,像存在主義說,人是被拋入他的自由之中的。所謂被拋入,那就是命運。你的命運是由你自己所造成的,你整個的命運是不以你意志為轉移的,但你可以把它變成你自己所造成的。這種命運觀在中國前所未有,中國傳統的命運觀只不過是士大夫們的某種使命感,但是在史鐵生那里,人的命運是荒誕的,偶然的,沒有什么道理可講的,也不是什么歷史使命。

中國人的生命力在老莊的哲學里應該說受到了一定的保護和封存,他在大自然里,在自然界里面可以得其所在,自得其樂,可以排除世俗的煩惱。遠離世俗社會固然是自由,但是缺乏反思。什么是反思?就是說你自由了,你拿自由干什么。據說現在隱居終南山的人已經達到5000多人,他們什么事也沒干,把隱居當事業,這樣不干什么的水平實際上是兒童的水平,回歸到了兒童的純真。這樣的自由放在那是沒用的,被封存起來了,但是無法調用。他們的自由是兒童的自由,最后只能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就是服從、屈從命運,很少有積極的成果。

史鐵生則不同,他一直在那里眺望,眺望到了命運的源頭。對彼岸的信仰和希望,這是他眺望的目標,他可以找到此岸的生命力的勃發,找到強勁的動力。他在可能世界中,彼岸世界就是可能世界,彼岸世界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偽,他在可能世界中進行了精神的創造和寫作,活出了人樣。人就該這樣,不被命運所打倒,不被命運所戰勝。

版權聲明

  • 中國殘疾人網站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未經中國殘疾人網站許可,任何其他個人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中國殘疾人網站的各項資源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用于其他任何場合;不得將其中任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不可將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任何資源。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必需取得中國殘疾人網站的授權。
  •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殘疾人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 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請即與中國殘疾人網站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電話:010-846394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广西十一选五